作品展示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展示 > 阅读正文
公木师在吉大的生命跨越
wjn 发表于: 2011-04-12 09:05  点击:751

                                                                                   赵雨
       2010年是先师公木教授诞辰百周年,当人们在吉大校园隆重集会缅怀先生之时,先生已经告别这个世界12年了。公木教授晚年凝聚心血从事中国文学与中国文化的教学与研究,对吉林大学发展方向和学术研究基本规律也都有深沉的思考。公木教授晚年,我因承担学术助手之职,有幸在先生身边学习和工作,终日面聆先生教诲。先生晚年更加关注吉林大学的发展,对吉林大学与“东北大学”的历史渊源,以及如何留住人才,如何帮助青年教师尽快成长,营造浓郁的科研氛围等问题,都曾与我不止一次的长谈过。
       在聆教过程中,我常常感受到先生那孤寂而忧患的心境。人们敬仰先生,但是有些时候,在学术与精神发展的路上,先生行走的太快,太急促,已经远远将许多追随者落在身后。又有多少敬仰是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上呢?倘若公木教授在天有灵,我想,他更愿意人们将他视为一位忧世伤生、思究天人的诗哲,而不是仅仅将他视为一位作品脍炙人口的词人。在思与学之间,在诗与人之间,先生晚年都已达到一个崭新的境地与高度。而这是更值得后人纪念和继承的精神财富。
       本文仅试举一例:先生曾和我谈过他创作的《吉林大学校歌》。先生以“迎接轰响的红太阳”为通篇的旨归,“轰响”是诗人的通感,而“红太阳”的意象何指,则必须立足于先生晚年思考的新境界,方能有精到的悟解。关于先生前期的歌词作品《东方红》,先生曾亲口告诉我:那时,对于领袖与人民之间的健康关系,整整一代人的理论认识都并未深入。就《校歌》中的“红太阳”意象,我又请教先生究竟何指。先生解释说:在诗人笔下,“红太阳”意象并不是一定要确定指代那种意识形态的符码,它是直接立足于生活世界和心灵世界的,是胸怀,是象征。先生的回答蕴含着深刻的诗性智慧。对于生活和心灵而言,红日所象征的超越自我的希望和改变世界的襟怀,难道不是永恒的吗?
       公木教授在《校歌》中提出“跨越新世纪”和“跨越太平洋”的时空双重跨越,这决非随便说说而已。先生笔下的“跨越新世纪”,是基于先生对二十世纪历史文化的痛切反思而得出的。先生曾专门为我开示:考察一个时代的文明成就的尺度与方法,就是看有没有孕育出能够永留青史的“文化巨人”。先生认为:二十世纪的文化大师惟鲁迅可当之,但能否担起“巨人”之誉,则仍是问题。二十世纪的文化成就无法与十八世纪相比,曹雪芹那样的文化巨人仍是无法比肩的!二十世纪是千年社会一朝转型的特殊历史时期,却没有贡献出与之相称的文明成就,所有中国人都是有责任的。因此,在先生看来,吉林大学师生肩负这种创造性“跨越”的重任。这是先生从历史深处传递出来的呼唤与希望。
       先生笔下的“跨越太平洋”,从“黄河”、“长江”一路写下去,将吉林大学的发展与世界历史进程紧紧联系在一起。二十世纪中国遭遇千年社会一朝转型的激荡与剧变,其方向应是全方位的开放与更新,向人类文明的全部优秀成果敞开胸怀。这就是“太平洋”意象所蕴涵的理性与智慧。它是“造福人类社会”的,而不仅仅是造福哪一个民族、国家、地区的,它是以“人类社会”为本位的,是与全球一体化的文明进程相契合的。具体化到每一个人的作为当中,那就是先生晚年反复强调的“理论建设意识”、“学术自由心态”和“真理追求精神”。三位一体,则通于世界文明之准则。先生一生的探索,始于革命救亡的广阔生活,终于改革开放的深度发展。我曾在一首纪念先生的七律中写道:“遗书隐若藏戈戟,待我幡然辟莽榛。”先生未完的路,也正是我们这些吉林大学师生要接着走下去的。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文学院 2017 ©   Power by leeyc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86)431-85166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