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
您的位置>>首页 > 南苑 > 阅读正文
雪的独家记忆
xueshengbao 发表于: 2016-12-22 22:18  点击:69

  记忆中总有着它,北国的雪。

  北方的春秋短暂,冬夏却漫长而又清晰,格外长久的,是北国姗姗而来又迟迟徘徊的雪,它随了北方豪爽不拘的地方性子,总是来得突然又恣意,洋洋洒洒了漫天,积久不化。从小生长在北方的我,对这样的雪,熟悉成习惯,也带着深深的眷恋。

  雪是没有甜味的糖。小时候,下了雪的幼儿园大院就像个天堂。老师这时总是千方百计拦着小孩子们出去玩,怕他们滚湿了衣裳,所以能在雪地里打滚嬉戏的机会显得尤其可贵。小心翼翼的用脚划一个圆圈,里面平整的雪不让别人踏入,仿佛拥有了专属领地;小小的个子总喜欢爬上高高的雪堆,跑下雪堆,来来回回,乐此不疲;也有痴痴的孩子,捧起一捧雪来,小心翼翼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嗖”地缩回去,再小心的伸出来舔舔,没有想象中的甜味,绵软的口感化成舌尖的一抹冰凉…… “孩子们集合啦”,老师哨音一响,大家又欢叫着往回跑,再一看,当初划的领地早已经印满了横七竖八的脚印,太阳出来了,雪化成了湿润,又变成了泥泞,后来,又变成了春天.

  雪是纯洁的悸动。再后来,孩童长成了少女,不再喜欢在冰天雪地里打闹,女孩心性儿的矫情让她向往晶莹和脆弱,多少美丽的故事发生在飘飘扬扬的大雪中。她喜欢看细碎的雪花在昏黄的路灯下盘桓;她喜欢自己在寒冷中不明所以的悲伤,容易让人难以捉摸;她喜欢在雪地里一遍遍刻画几个字母,一个名字;她喜欢在打雪仗的同学中信步走过,只为观察一张笑脸……一年又一年,四季轮回,冬天和它的雪总会如约而至,岁月在这里流淌又溜走,见证了成长的心痛和欢愉。

  雪是故乡洁。再后来,懵懂的女孩离开了家乡外出读书,却没有远离过北国,远离过记忆中那些雪。长春的冬天格外寒冷,还有和故乡格外相似的雪。这里的雪似乎有些任性,昨天还是淅沥的冬雨,今天透过窗台,便看见满目洁白,延展着,无边无际。夜幕四拢时,走在积雪路上,踩出结实的“咯吱”声,像是一下子回到冬天的早晨五点半,我和父亲一路无言,走到了灯光冷冽的校园门口,那些大雪,像是无声的期待和陪伴;看着雪幕中露出破碎的黄色枯叶,像是守岁的夜晚,雪地上红红的鞭炮屑被喜气洋洋归家的人们翻进雪里,只露出隐隐的新年色彩。又是一年大雪纷飞,站在雪里的那一刻,时光仿佛凝固。我想,是到了该回家的时候。只有家的温暖,才能融化着大雪下寂寞的人心。

  再次想来觉得惊奇,有关雪的那些时光,竟在我脑海里镌刻的如此长久而深刻。无忧无虑的孩提时代,懵懂纯情的少女时代,独自成长的青年时代,见证了无数场大雪,每次雪花飘起,都有自己的独家记忆。(徐雨楠)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文学院 2017 ©   Power by leeyc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86)431-85166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