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
您的位置>>首页 > 南苑 > 阅读正文
好故事与坏故事
hanyu 发表于: 2015-06-03 11:21  点击:401

  纳博科夫在《文学讲稿》里说,“真正领略艺术带来欣悦的部位在两块肩胛骨之间”,判断一部作品优劣要看那“背脊的微微震颤”,要看你是否感受到那“美感的喜乐”。

  对读书这件事我一直持着随心所欲的态度,我是不太害怕和别人意见相左的,我有我自己的一套,年少的颤抖的逻辑。我想我的标准是:故事的好坏应该用松紧来判别,好的故事是能让读的人在被故事情节撩拨而波动的情绪之下又有一层暗暗的安心,因为你知道,这实际上是一个像欧洲宫廷女眷的束腰一样整齐漂亮的故事,裙摆再轻佻飘逸,腰背都是直的。一个好的故事,即使文字晦涩散漫风格凌乱也不会让真正的读者厌烦,它就像阿婆的马普尔小姐,眼角下垂皮松肉松,皱纹色斑爬满脸,但谁都知道她是个机灵的老太婆。而不够好的故事读起来让人觉得心慌,让人觉得走在荒原上找不到方向,因为故事里的感情一会爬向这里一会爬向那里你却找不到源头。

   从读者角度,也就是我的角度出发,对好故事的认知的认知是从里到外的,背景越陌生,故事越“高深”,心的理解能力越弱一分,感受也就越往心里多藏一寸。我以为读者应当可以被比作某种转换器, 把抽象的感受“准确”转换成文字语言是件令人自豪的事。(当然这个“准确”的标准因人而异)
       写一个故事就像做菜,调料的份量、材料的质量、火候的掌握都是问题,解决了这些,还有“众口难调”这么个大地雷等着。作者也应该是一个转换器,在积蓄能量之后,漂亮地把心变成字。“好的小说应同时满足两方面 的要求。第一时间的语言冲击力,它比荧光闪闪的屏幕上鼠标的点击效果更加快速、复杂、微妙,小说整体带来的引人入胜的体验,实际则是让我们摆脱主宰一切的时间感。那像人生里的一小段人生,遵从叙事学自身许可的法则。”
          你读书便是为你而读,在这个层面上,郭敬明和狄更斯并没有什么区别。当然,我不否认主流定义下的好书对思想发育更有好处,我只是在强调主观真实感受的绝对重要性。
       于是到这里,我最后要做的事情就是回头看一遍这些字,然后和它们做最后的道别。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文学院 2017 ©   Power by leeyc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86)431-85166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