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
您的位置>>首页 > 南苑 > 阅读正文
榆林:边塞古城的安静与祥和
hanyu 发表于: 2015-06-03 11:14  点击:330

  前几天,收到到外爷发来的短信:“你在干什么好想你大坏蛋”。这位退休的老邮递员,虽然时而严肃倔强,时而也会耍宝。但收到这条短信时,我没想到他还会这么煽情。

  每年寒暑假,我总会和外爷外婆厮守在一起。外爷家住在陕西榆林古城东城墙脚下的一条小巷里。巷名取“欣欣向荣”之意,唤作“向荣”。院落不大,典型的陕北小院,院里栽种着瓜果蔬菜,院里散落着外婆精心伺候的一盆一盆的花。为了榆林城这一处院落,外爷打拼了很多年,从小邮递员,一直做到乡邮电所所长。

  小巷由南向北,一百户人家隔院而居。彼此却来往密切。每日闲暇时分,外公和老兄弟们围坐在一起打牌消遣,不时哈哈大笑。外婆和老姐妹们在一旁说着永远也讲不完的家常事。隔壁张奶奶家每次做好豆菜,总会给外婆送一碗来,这是我喝粥时最好的小菜。

  小时候,每天早上,外婆都会带着我去豆腐坊换豆腐。一斤黄豆能换一斤豆腐,黑豆换的要少一点。豆腐往往还没提回家,就被我用手挖着吃了一大半。而外婆全无责怪。榆林豆腐好吃,最重要的是,这里有一股好水,唤作“普惠泉”又名“桃花水”。 榆林的姑娘们个个出落得腰似杨柳,面若桃花,或许与此有关。新豆腐买回,自然少不了一顿菠菜烩豆腐,加上点自家的辣子,我总能吃的撑起肚皮。

  听外婆讲起,康熙皇帝巡榆时,当地名厨上了此菜,味美鲜嫩,皇上赞不绝口 “清香白玉板,红嘴绿鹦哥”。

  夏日的夜晚,屋里闷热难耐。外爷拿出洗的干干净净的邮袋铺在小院的青砖地上,然后躺在上边,摇着扇子,让我给他挠痒痒。外婆总会煮一铜壶老茶,然后倒在洋瓷碗里,摆在院里小桌上。茶香四溢,入口浓香。

  出小巷南头,便是高大的沙梁。多年的风沙堆积,掩埋了高大的古城墙,现在露出的只有矮矮的一截。

  这片沙梁,是我儿时流连忘返的地方。取之不尽的黄沙,足够发挥我的想象力。夏日午后,我喜欢光着脚丫跟在外爷后头,在这里深一脚浅一脚、踉踉跄跄的跑着,贪婪者感受来自太阳的暖意。一不小心,我便会踩到沙荆棘,一种小小的植物,类似古代兵器阻马钉。与其伴生的是一种长得像小桃子的植物,手指用力一压,一声轻响,我哈哈一笑。有时还会有一种沙漠里特有的蛙类动物,从我身旁快速爬过,我来不及看清,它便遁入沙里,外爷唤它们“沙和尚”。我总想不明白,它和西游记故事里唐僧的三徒弟有什么关系。

  这段古城墙,始建于明代。原是明朝“九边重镇”之一榆林镇。岁月的侵蚀,使城墙破败不堪。城墙上每隔十数米,便有一个机枪眼。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榆林守军将整个榆林古城墙改造一个坚固的大碉堡。彭德怀元帅曾指挥西北野战军两打榆林城,炸城墙,挖地道,均伤亡惨重,无功而返,直至和平解放。我曾在一个小沙包里拾到过很多子弹壳。踩着墙体坑坑洼洼的地方,我便爬上城去,城头草木稀疏,冷风透骨,城墙沿着山势蜿蜒而去。

  穿古城东门,沿着陡峭的大寺坡而下,看到鼓楼时,便进入榆林大街。老舍先生在1938年来过榆林,后来在文章里写道:“城扁街宽”,“坚厚城垣”,“具有北平的局面”。故人们称榆林“小北京”。榆林大街又名“六楼骑街”,六座古楼一线而排列。大街两旁,是年代久远的四合院。每年正月和古会期间,古楼上会有老艺人表演榆林道情、说书、和小曲,吸引有人驻足观看。平日里,这里是榆林城的集市,各种小吃均可以在这里买到。

  钟楼附近,曾有我老姑婆自家的冰棍店,铺面不大,屋内三四个大木桶里是刚做好冰棍水儿,山楂味的、绿豆味的、酸奶味的。临走的时候,我嘴里吃着,手里还拿着,老姑婆总担心我不够吃。而今,老姑爷已经过世,老姑婆也垂垂老矣,待在深巷不愿再出门。(刘一帆)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文学院 2017 ©   Power by leeyc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86)431-85166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