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苑
您的位置>>首页 > 南苑 > 阅读正文
梦开始的地方—— 在哥本哈根的沉睡中行走
wjn 发表于: 2012-12-22 13:03  点击:650

12级新闻班 陈曦

 

 

旅行就是生活。                                          

 

        ——题记

 

 

                                          

 

     

有人说梦应是柔滑圆润,应是冒着气泡的。但当我呼吸到这里的第一口空气,我便知晓了,哥本哈根的梦是一个跑道,起点在终点上,我在途中,我在路上。

行走,行走,关于爱。

    隔着厄勒海峡和瑞典马尔默遥遥想望,在丹麦西兰岛之东,小小的渔村在安徒生的城堡 里沉睡,又在海森堡和皮尔的回忆里醒来,最终在人鱼的眼泪中甘愿化为一堆泡沫。

    海的女儿,别在磐石上苦苦守望,你明明知道再多的等待也只是空白,而我也了解,在你心中,再多的空白也不能将他掩埋。天空中流动着纯度很高的云,你的单纯自成一个世界,而你的悲伤是否像你身后那片无垠的大海一样深邃。

    你赌上毁灭相信真爱会永远,只为一个为爱付出的机会,而你连道别都没有人听见,黎明后随浪花凋谢。你的泪,一抹无邪。他身边是谁,消失前你是否后悔?感情太难以学会了吧,你小心呵护的一切随泡沫碎裂,只剩童话里忧伤的一页。

    行走,行走过一片海,一页忧伤,一首人鱼的歌。

    徜徉在哥本哈根的街头,我透过时间的彩绘玻璃窗看到国王在克里斯钦城堡里摆弄他的新衣,大臣们纷纷点头迫切地想证明自己有多么聪明,那个样子真是愚蠢滑稽。人们戴起形形色色的面具,兴高采烈的欣赏着皇帝的新衣。所有人都在赞美,真是不可思议;所有人都相信,谎言也变成真理;全世界都同意,只有一个孩子怀疑,在这巨大的声浪里,国王硬起头皮,他该怎样中断这盛大的巡礼,停下不可理喻的贪欲与愚昧。

    这是可笑的骗局,还是人性的悲剧?那毕竟是如此久远的事了,宫殿早已不再富丽堂皇,威武的士兵也被如今这位正在打盹的看门老先生取代。这里依旧阳光明媚,而我们何时才能拥有正视镜子里的自己的勇气。

    行走,行走过交织着童话与谎言的大街,充斥着活力和死寂的宫殿。

    我寻着钟声走去,当我的视线与这105米高的钟楼切出仰角,我的梦便开始了。我依稀看见奥尔森手中的铅笔不断来回,勾勒出他梦境中那座天文钟,这繁复又精巧的钟耗尽了奥尔森四十年的梦魇。他醒来又睡去,他在我耳边低语,呢喃地告诉我,一个星期有七天,也有七个梦。

    行走,行走过哥本哈根,如走过一幅油画,经历一场长长的梦。

    哥本哈根的天空被染上了梦的颜色,光透过梦的彩云散落在斯特洛伊艾街上,那种颜色美好得难以言喻。画家执笔坐在街边,从清晨呆到黄昏,他终于叹了一口气,他想定格的瞬间太多,而哥本哈根的每个瞬间都不能被定格,它的美从不为任何人稍作停留。画家永远画不出他亲眼所见的一切,只好在画布上涂满了灰色,在日落的地方抹一笔锌钛白。

    行走,行走过尽情装扮自己的斯特洛伊艾,踩碎一地七彩的光。

    哥本哈根,这个写进历史却永远不老的城市,这个沉沉睡去却流光溢彩的城市,此时,它又随梦安眠,下次醒来,又是新的起点。

    旅行就是生活,我行走在途中,我行走在路上。我在哥本哈根,经历一场梦,过了一生。

                      

 

 

附件: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文学院 2017 ©   Power by leeyc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86)431-85166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