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展示
您的位置>>首页 > 作品展示 > 阅读正文
长白:她的美,我的爱
wjn 发表于: 2011-04-12 09:27  点击:708

当我们散落天涯,便开始回头张望,花开花落,却只有她在那里容颜不老。当我们依偎着她时,一切都只是一种习惯,真正的远离她时,才会感受到她的美丽与特别。再慢慢地走进她,触摸她,却是另一种感觉。
       长白县,这是我的家乡,一个与朝鲜接壤的小县城,也是中国唯一一个朝鲜族自治县。我在这里看惯了长白山一年四季的变化,春天满山的金达莱,秋天红透了天的枫叶和冬日皑皑的白雪。鸭绿江,缓缓地却有力地流着,江边金黄的稻田,江上成排的竹筏以及鸭绿江那一端朝鲜矮矮的却整齐的房子,慢吞吞的火车无不是一幅幅美丽的风景图。如果让时间倒退十年,你可能会看看到朝族的“阿吉米”,头顶着大盆,来到江边一边用棒槌捶打着衣服,一边谈天说笑吧。
       长白县,远不如长白山那么有名气,十有八九是不知道它的存在的,她就这样一边默默地养育着八万人口,一边在为自己创造美丽的奇迹。石林,瀑布,人参,五味子……这里有太多值得你来欣赏你来品尝。长白人,辛勤劳作也憨厚老实,他们嗓门大他们不温柔但他们却从不妄想从不欺骗。清新的空气,缓慢的生活节奏会让你觉得这里是与世无争的。夏日傍晚广场上扭秧歌的老太太,跳交谊舞的大妈,滑轮滑的小孩儿还有酒足饭饱后散步的老大爷,会让你感受到生活的自在与舒心。
       吉普赛人说,身体是用来流浪的,灵魂是用来歌唱的。而我知道有这样一个民族,她们的出生就是为了歌唱为了舞蹈。跟朝鲜族的人们生活久了,你就会习惯也会羡慕他们对音乐的天赋,自然地舞动却美丽,轻巧地歌唱却动听。时间久了,我们的生活习惯也受到影响,饭桌上离不开高丽大酱,离不开辣白菜,吃碗冷面,喝碗狗肉汤也成为一大享受。说起朝鲜族就让我想起了外婆,她并不是朝族人却说得一口流利的朝语。我小的时候,外婆家是住在朝鲜族居多的村子里,房屋结构跟他们的都很像,一进门就是长的似乎望不到边的炕,在炕上我们这些外孙们嬉戏打闹听外婆给我们唱桔梗谣,依依呀呀的学着朝语。在炕的那头是很特别的一口小锅,外婆用它给我们压冷面,做红豆汤。
       学前班时学的朝族童谣只记得调子,却想不起来歌词,外婆花白的头发记得清晰却模糊了她的样子。外婆去世后就再也没有吃过红豆汤,也再没有人教过我朝语。
       我总是喜欢在傍晚的时候去江边走走,有时是来找回忆,有时是来看风景, 看这边日益繁华的街道。晚风吹来,凉凉的,把童年装进口袋里,把青春放进纪念册里,渐渐地,路灯亮了,天暗了……
                                                 油源

版权所有:吉林大学文学院 2017 ©   Power by leeyc

地址:中国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邮编:130012 电话:(+86)431-85166152